刑辩网首页 >辨词荟萃>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
黄某某故意伤害案辩护词
  程群爱 2008-08-27 11:29:41 来源: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审判长、审判员:

    黄某某等人故意伤害一案,上海格物律师事务所、上海东方环发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黄某某亲属的委托,分别指派杨晓黎、程群爱律师担任被告人黄某某的辩护人。

    我们接受指派后,认真查阅了卷宗,到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黄某某,在征得他本人同意后我们作为他的辩护人为其辩护。今天又参加了庭审,对案件事实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基于对案件事实的了解和法律的理解,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充分考虑。

    辩护人对某某市某某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08)湖某刑初字第72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黄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的判决有不同意见。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黄某某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认定黄某某砍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事实不清

1、黄某某到底有无举刀砍人?

2、如果砍了人,那么到底砍了几刀、砍在被害人的哪个部位?

3、案发现场到底有几人拿刀砍人?

4、砍人的凶器在哪里?

 

    对于第一个问题,就目前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似乎所有的指向都是黄某某拿了刀,并砍了人。但是辩护人对一审证据的认定本身存在很大质疑,后面会详述,在此不再赘述。

 

    承接第一个问题,辩护人来分析第二个问题:

    根据一审认定的证据,证人潘某某、王某、王某某、吴某某、梁某某证实黄某某砍了人,但具体部位却众说纷纭。

    证人潘某某证实黄某某砍了两刀,一刀在被害人左手臂、一刀在右手臂;

    王某两次证言说法不一:在第一次笔录中陈述黄某某在被害人后背砍了两刀,在第二次笔录中的陈述否认了第一次笔录中的说法,说砍了一刀,并且是推测;

    王某某、吴某某、梁某某只证实黄某某砍人了,具体刀数和部位不详。

    被害人王某某在2007年8月29日第一次笔录中陈述黄某某最先动手砍了他左手肘关节处,他身上总共有四刀。在2007年10月3日第二次笔录中称第一次陈述黄某某最先动手砍了他左手肘关节处的说法是因为黄某某距离其最近,因而他推测是黄某某先动手的,并且称他身上总共有三刀。在2007年12月11日第三次笔录中陈述第一刀是黄某某砍的,砍在了他的左手肘部上,并且称他身上总共有五刀。辩护人认为,被害人在2007年12月11日第三次笔录中的陈述,是在2007年10月26日《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出来后,为了与《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相符合而作出的,其实还是不一致,因为《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上称有六处刀伤,被害人称有五处刀伤。被害人王某某在三次笔录中的陈述前后相互矛盾,不能证实黄某某是否砍了他,砍在哪里,砍了几刀,等等。

    关于某某市公安局某某区分局某公刑技字[2007]第146号《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被害人在2007年8月26日入院时,所有的病历材料中都显示:左胸背部肩胛下角、左肘后侧、右肘后共有三处刀伤。而2007年10月26日法医对被害人进行检查时发现被害人有六处刀伤,除了入院病历中记载的三处刀伤外,增加了左腋后下19cm、25?分别有2×1?、4.7×0.2?疤痕,右肩峰前下5?有4×0.3?疤痕。尽管被害人王某某的主治大夫赵某某在2007年12月11日的询问笔录中称“王某某进院时身上共有五处伤口,其中有三处伤很重的,分别是左肘部位、右肘部位、左胸背部,还有二处伤比较小,分别是左肘部位、右肘背部、右手臂肩下方。右手臂肩下方和左胸背部下侧的二处皮肤裂伤,因为伤口部位不是很大,我们简单地进行了清创缝合,故没有作详细的记载,我们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双肘部及左胸背部的大创伤及肺破裂上了。” (赵某某称有五处刀伤,《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称有六处刀伤。)但辩护人认为,《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检查出来的另外三处刀伤应是被害人以前留下的旧的刀伤或是在入院以后形成的新的刀伤,因为被害人本是一位靠替别人打架赚取费用的人员。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害人事发当天的刀伤应以入院时的病历记载的三处刀伤为准,《法医临床学检验鉴定书》与入院病历相差二个月,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法医鉴定人员是不可能得知的,他们仅是依据被害人身上的刀伤作出了鉴定。

 

    黄某某有罪供述:在被害人背上砍了两刀。

    被告人余某某供述:在被害人背上砍了一刀。

    法医鉴定及被害人的主治医生证言:被害人背部受伤只有两处。

    综合以上,谁能得出黄某某到底砍了几刀,又砍在哪里了呢?

 

    第三个问题:现场几人拿刀,又有几人砍了人?

    从一审认定的证人证言中,辩护人至少得出三种结论:

⑴ 3、4个移民拿刀砍;

⑵ 3个移民拿刀,其中两人砍了,一人没动手;

⑶ 2、3个移民拿刀砍。

 

    第四个问题:本案既然认定被告人持刀伤害,作案的凶器?刀,又在哪里呢?即便是被扔掉或藏匿,那么扔到什么地方?藏匿的地点又在哪里?没有找到凶器,就谈不上凶器上是否有血迹、凶器上的血迹是否是被害人的等等一系列的事实就无法查明。

 

  (二)证据不足

1、对证据的搜集和调取不够全面、完整

    反映案件事实真相是证据的基本作用。我国刑诉法第43条也明确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

    辩护人注意到,本案一审在证据的收集和审查判断上存在明显的片面性。

⑴本案在对证人证言的搜集上具有片面性

    在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中,绝大多数证人都直接或间接地与被害人有利益关系。所以他们的证言无疑会出现一边倒的倾向,不能还原事实真相。

    在一审认定的这些证人证言中,辩护人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份证言,即证人叶龙生的证言。他是唯一一个与本案被害人一方没有任何关系的证人。由于他身份的独立性,决定了他的证言的客观真实性。他证明的被害人的受伤情况和部位与本案三被告人的供述能相互印证。

⑵本案定案缺乏最关键的物证

    在故意伤害案中,除非被告人未持械,否则,凶器应该是定案最关键的证据。而本案的三把砍人凶器均未到案。尽管公安机关在其《情况说明》中有过诸如根据被告人供述的藏刀地点未找到,但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这种对物征的搜寻程序本身就存在很大漏洞,比如为什么没让被告人对藏凶器的地点进行指认?这当然就很容易遗漏物证的提取。据黄某某家属称,黄某某事发时所持的刀具一直就放在他家里,公安机关并未去被告人供述的藏刀地点去搜查,更未去提取。

⑶一个不该缺失的视听资料未提供

    2007年8月26日砍人事发现场在织里镇织里北路和中华路路口。辩护人注意到现场有治安监控的设备,监控设备将当时事发的全过程进行了录制,只要打开监控录像,黄某某是否拿刀砍人的事实就一目了然。黄某某被抓获后,无论是其本人还是其家属以及一审辩护律师都曾强烈要求公安机关调取监控录像。遗憾的是,办案单位给了种种推脱的理由,直到一审庭审,公诉机关还以“角度不对,没有拍到”为由拒不向法庭提交,一审法庭也没给于足够重视,致使这一有可能为黄某某洗脱罪名的证据到目前都没公之于众。

    辩护人认为,一切能反映案件真实情况的证据都应当庭出示,经质证后作为定案依据。辩护人请求二审法庭能予以调取这一关健证据。

2、一审认定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互相印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能够反映黄某某在案发现场的穿着、是否最先举刀砍人、砍在被害人的哪个部位、砍了几刀等等的关键问题上,各份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及黄某某的供述却莫衷一是。

⑴一审法院确认的证人之间、证人与被害人之间、以及被害人前后之间的陈述相互矛盾,不能相互印证。

    证人叶龙生证实:只证实被告人黄永林事发时在现场,并且证实被害人是在逃离现场时后背才被砍了一刀,也就是说被害人后背这一刀是最后被砍的; 这一点和被害人的陈述相符,也和被告人余某某的供述相符。

    证人潘某某证实:黄某某最先举刀,砍了两刀,一刀在左手臂,一刀在右手臂。其证言有多处不实:证人潘某某自述在事发现场,但对于被害人是否先打了黄某某一拳却持否定态度,说什么只看到被害人“用手指指点点,伸出拳朝移民挥挥”。关于被害人先动手打黄某某的事实在绝大多数证言及三被告人的供述中都有表述。而证人潘某某却是唯一的一个否定者。在潘某某的证言里辩护人看到了这样一段表述:我看到黄某某拿着刀冲在最前面,他两只手握着刀柄冲上去砍胖的东北人,我看到他用刀自上而下来砍那东北人。一个能把黄某某持刀砍人的动作描述得如此详细的人却看不到一个大家都看到的事实,那就是被害人先动手打黄某某一拳。另一处不实在于被害人逃离后,有事实表明现场的移民就再没追过了,可潘某某却证实:那个东北人往南面跑过来,几个移民拿着刀在后面追,在背上又砍了两刀。并且,当时黄某某与被害人王某某是面对面站着,王某某的身材远远高于黄某某,黄某某怎可能能用刀自上而下去砍王某某?证人潘某某做出这样有明显倾向性的证言,个中原因,辩护人不得而知。

    证人王某某,只证实被告人拿刀砍,不能证实被告人砍了被害人哪个部位。辩护人在调查中了解到王某某在案发后两三天曾对同村一个叫邓某某的人讲过黄某某没砍人,在一审后也对人讲过黄某某没砍人,可不知什么原因在黄某某被抓获的这一天证明被告人砍人了。但有一个事实却不能忽视,那就是证人王某某与本案另一证人也就是前期积极介入代表东北人一方解决“撞车”事情、后期又扶着被害人离开现场的吴某某(保安)关系较好。

    证人吴某某,此人本身就是“撞车事件”事态升级的积极推动者,且不说他证言中一些显而易见的虚假成分和他自身的特殊身份(比如隐瞒了自己介入的事实,把自己说成是一个碰巧路过而看到了事发经过的人)就说他一方面证实黄某某砍了被害人,一方面却在对黄某某的衣着描述时说出“红色”这样与事实极不相符的证言。这种本身都不能自圆其说的证词怎么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证人梁某某,证实黄某某正面砍在被害人胳膊上,可无论是医院病历记载还是法医鉴定都没有梁某某说的这一刀。

    证人王某、被害人王某某的证言及陈述:此二人在自己的证言中还加入了主观推测,王某和王某某在第一次笔录中都证明是黄某某最先动手砍的,但不约而同地在第二次笔录中却推翻了第一次的说法,说并不清楚谁先动手的,之所以说是黄某某原因是他离被害人最近,于是推测是他先动手。就是这样一份加入了主观推测和臆断的陈述却被一审法院作为证据予以证实黄某某首先用砍刀将被害人王某某砍伤。(判决书第三页最后一段)这种做法不仅与事实不符,也罔顾了法律的规定。

⑵黄某某的供述

    辩护人从卷宗材料中注意到,本案黄某某的供述有过四次反复:

    先是事发不久,自己给织里派出所副所长翟某某打电话说:“我今天因为车子的事,跟东北人打架了,我砍了东北人两刀。”而后在2007年9月11日被抓关进看守所后直到被异地羁押前都不承认砍人事实。被异地羁押在安吉看守所后,黄某某承认了自己砍了人。在公安机关最后两次提审至一审庭审时,黄某某不承认自己砍了人的事实。

    据黄某某称,其供述如此反复,期间思想变化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个历程:做人仗义,想顶罪??实事求是交代?权衡利害之后承认、寻求早日解脱或从轻处罚??实事求是。据黄某某称,他的有罪供述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出的:9月21日,黄某某被异地羁押到安吉看守所,即被戴上脚镣,旋日即有自称省厅和市局的人来提审。(与公安机关所做工作情况说明印证。)省厅的人先给被告人扣一“黑帮”的帽子,后又亲自帮被告人摘帽。他知道“黑帮”是个什么罪名了,他在权衡利弊后作出了有罪的供述。

    辩护人并不知道省厅其人是否真实存在。对于黄某某的这段陈述,辩护人希望二审法庭查证。按照法律规定,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时都应当制做笔录,而公安机关在其《工作情况说明》中曾指出有三次审讯未做笔录,公安机关的这三次审讯不做笔录的行为有违法律规定。

⑶辨认不符合法定程序,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本案证人王某、王某某都说目睹了黄某某砍伤被害人的事实,但该二人的辨认笔录不符合法定程序的规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辨认犯罪嫌疑人时,要么是真人,要么是照片;如果辩护的是真人,那么被辩认的人数不能少于7人;如果是照片,那么被辩认的人数不能少于十张。而本案却是将照片复印后供证人辨认,显然不符合有关规定,依法不应采信。并且,仅让证人辩认了被告人黄某某的照片,没有辩认其他两位被告人的照片;且在辩认黄某某的照片时,也未将其他两位被告人的照片放入其中让证人进行辨认,这样证人在辨别事发当时真正砍伤被害人的人时就不能全面地进行辨别,这样的辩认有失客观性。

⑷黄某某应对被害人王某某的重伤承担责任的证据不足

    根据法医鉴定,被害人的伤势只有左胸背部才构成重伤。本案只有证人王某和黄某某的有罪供述证实黄某某砍了被害人背部。但证人王某的证言除了存在着与被害人有利益关系、证明力低下、前后矛盾、主观臆断等问题外,还有在程序上的瑕疵,不应作为定案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只有被告人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二、黄某某与其他两名被告人邓某某、余某某不构成共同犯罪

    我国刑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由此可见成立共同犯罪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1、犯罪主体必须是二人以上;

2、犯罪客观方面必须具有共同的犯罪行为;

3、犯罪主观方面必须具有共同故意。这里的共同故意包括两个内容,即各共犯人均有相同的犯罪故意和各共犯人之间具有意思联络。

    以上三方面条件是构成任何一个共同犯罪都不可或缺的。但辩护人就本案来看,首先,犯罪主体没有问题;其次,犯罪的客观方面,三被告人有无共同的犯罪行为这一事实一审并没查清;第三,犯罪主观方面,没有证据证明本案三被告人具有犯罪的共同故意。理由如下:

1、三被告人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

    在对待本案被害人王某某的主观心态上,三被告人是不同的。被告人邓某某、余某某是在看到黄某某被本案被害人王某某既骂又打的情况下,出于义愤才举刀的。而黄某某则只是拿刀出来想吓唬吓唬被害人的,没有证据证明黄某某有伤害王某某的故意。

2、三被告人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

    ①三被告人到达事发现场的时间、主观心态及信息来源都不同。黄某某是谈发斌开车去珍贝路复印店告知其车被人撞并将其接到现场,黄某某到现场后,仅是要求撞其的东北女人赔偿其修车费;而被告人邓某某是余某某给其打的电话、陈金贵开车将其接到现场;被告人余某某是接到宋发玉的电话后,抱着去现场看看的心情,同其他三峡移民一起开车来到了现场。邓某某、余某某到达现场时,黄某某正在同那位撞其车的东北女人及其朋友在商讨赔偿的的问题,他们俩人没有同黄某某说过话,更谈不上同黄某某商量怎么砍人的事情。

    ②没有证据证明邓某某、余某某砍伤被害人是黄某某指使或三被告人共同商量过的。

    综上,辩护人说在加害被害人这一点上,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本案三被告人之间存在着意思联络和相同的犯罪故意。也就是说本案三被告人之间没有共同故意这一共同犯罪构成的必要条件。一审法院认定“黄某某、邓某某、余某某得知周某某驾驶的营运车发生擦碰,与他人发生争吵,分别汇集至现场,在黄某某的肩膀被王某某打了一拳后,三人先后从营运车拿出砍刀,互相配合,(不知这互相配合从哪些证据材料能反映出来)共同对被害人王某某的身体实施了侵害,”从而认定三被告人构成共同犯罪。辩护人认为,这一认定既牵强了事实,又曲解了法律。

    退一步讲,假设黄某某砍人事实能够成立,辩护人认为,三被告人也只能是同时犯而非共犯。所谓同时犯是指二人以上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所实施性质相同的故意犯罪但并无犯意联络的情形。这种情形由于行为人缺乏犯意联络而不具备共同犯罪的必要条件。对于同时犯,不论是在刑法理论界还是刑事司法实践中,都是排除在共同犯罪之外的。

   

    三、被害人王某某对于事态扩展及后果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

    从本案来看,王某的儿子开车将被告人黄某某的车子撞了之后,不但不主动赔偿,反而对驾驶员周某某进行人身伤害(打耳光),谈发斌通知黄某某并将其接到事发现场后,黄某某不是采取过激行为,而是主动与王某进行交涉,要求王某将车修好,修多少赔多少。而王某仗着自己是东北人,横不讲理,不但不修,反而打电话叫来被害人及其他同乡,先是王某某、吴某某等人要求黄某某将车开走到外面解决,正在协商之余,被害人过来不问缘由,上来就对黄某某即打责骂,一拳重重地打在了黄某某的肩上。此时的黄某某是何等的冤枉,不仅自己的车子被人撞坏,还无故地受骂挨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黄某某想吓唬一下被害人、压制一下被害人的气焰,才转身去其车里拿刀,(因平时黄某某的车子要跑夜车,以前遭到过他的抢劫,刀一直在车子上)。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害人王某某对于事态扩展及后果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

 

    根据我国刑诉法规定,法院作出有罪判决的前提必须是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而本案一审对于黄某某有罪认定的关键事实及相关证据都没有查清,做出如此判决,显然与法相悖。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黄某某犯故意伤害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黄某某与邓某某、余某某三人不构成共同犯罪。辩护人建议二审法院根据我国刑事法律疑罪从无的原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2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黄某某无罪。

                           

 

辩护人: 杨晓黎 程群爱 律师

                                            二00八年六月十二日

 
   
  刑事辩护网络课件内容及使用方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