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网首页 >辨词荟萃>贪污贿赂罪
张某某贪污案辩护词
  程群爱 2008-08-27 11:33:05 来源:上海刑事辩护律师网

审判长、审判员:


    我作这被告人张某某的辩护人接受指派后,去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去法院进行了认真地阅卷和调查取证,刚才又听取了合议庭对整个案件事实的法庭调查,对本案被告人的整个犯罪事实有了比较清楚地认识。现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犯贪污罪证据不足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本单位公共财物的行为。此罪中犯罪人所占有的必须是其单位的公共财物。根据上述规定,再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之所以认为被告人构成贪污罪,是因为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利用采购之机骗取了单位的公款,也就是说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在签订合同时故意抬高物价、待付款后让对方将多付款项返还给其本人从而非法占有。综观本案,公诉机关的上述认定证据不足。理由如下:


    1、被告人从未和某市变压器电炉厂事前有过约定要求对方将合同上高出实际价格的款项返还给自己,被告人在公诉机关的供述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事实上,被告人一直不知道刘某某给他钱的原因。


    2、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构成贪污罪的证据只有李某和迟某的证言。迟某证言称他于晚上在被告人的办公室和被告人谈时称要将高出实际价格80%的款项返还给被告人,并且随之在被告人的办公室将此情况电话告诉了李某。从李某的证言来看,李某虽然也提到迟某在被告人的办公室给其打过这样的电话,但李某未证明迟某给他打电话的时间。根据情理来说,迟某在被告人的办公室给李某打这样的电话明显的不合情理。另外,李某和迟某的证言也有矛盾之处。李某证“在确定好实际价格之后,被告人再抬高一下价格为合同价格”,而迟某证“签合同是按我们报的价”。可见,两人的证言在合同上的价格是如何确定的这一点上是明显的不一致。最重要的是,李某、迟某两人均为某市变压器电炉厂的领导,在提供证言时当然考虑维护其本厂及本人的利益,可以说他们的证言和自身的利益密切相关。如果他们证明属回扣,那么公诉机关不仅要追究其单位行贿罪的责任,而且他们两人作为厂领导也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相反,如果如他们两人所说的那样与被告人事前有约,事后给被告人的是高出实际价格80%的货款,则他们两人及其单位就不需承担行贿责任了。稍作分析即可知道,两人的证言在这一点上不可采信。


    从以上被告人的供述和李某、迟某的证言来看,不仅作为采购一方的被告人的供述与作为供货一方的李某、迟某的证言相矛盾,而且同为一方的李某、迟某两人之间的证言也不一致。因此,辩护人认为,以上证据不能充分证明被告人犯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贪污罪证据不足。


    3、合同价格并不是由被告人一人决定的。


    从辩护人所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在被告人单位,签订合同并不是由某一个人能决定得了的。首先由生产单位申报采购计划,由物资交易中心审核,交易中心同意采购后,再由单位物资供应部门在本单位内办理立项手续,由相关职能科室和主管领导审查并在《对外经济合同立项审批表》上签字同意,然后由物资供应部门选择厂家,邀请厂家工作人员到单位交易厅谈判。谈判时,由厂家代表、单位物资供应部门工作人员和单位物资交易中心交易科工作人员三方一起谈合同,包括进货渠道、产品价格及其他合同条款,主要是谈价格(交易科工作人员有时还向多家厂家咨询价格等有关情况)。如果价格合理、进货渠道合适,方可签订合同。合同履行完毕后办理《合同履行反馈表》,由物资供应部门相关科室工作人员及上级有关部门审查后才能对外付款。可见,在本案合同的订立及履行过程中,被告人单位一方是由多个部门参与、并经多个环节审查,尤其是价格,是经三方共同参与谈判确定的,价格不是被告人一人说了算,他又怎能将谈判确定的价格随意提高呢?


    当然,被告人并非无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在代表本单位进行经济往来过程中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的,以受贿论。被告人收受的正是回扣,是他人交付的财物。因此,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犯贪污罪不能成立。


    二、关于回扣的数额


    起诉书认定的数额为97600元,是根据是李某、迟某的证言及某市变压器电炉厂的有关单证认定的。辩护人认为,认定被告人收受回扣97600元的证据并不确实充分。体现在:


    1、李某、迟某的证言及其单位的有关单证只能证明他们单位同意付给被告人回扣97600元并已由其单位的经办人刘某某领取,但并不能证明刘某某已将97600元全部转交给了被告人。


    2、某市变压器电炉厂给被告人回扣时,经手人是业务人刘某某。而刘某某本人在其两份证言中关于每次给被告人回扣的数额并不一致,而且差别还很大。辩护人还注意到,刘某某在P61证:“实际上给张某某回扣并不是准确的高出部分的80%,而是大概数。”而97600元却恰恰正是李某、迟某等人所说的高出部分的80%。据此可以推断,80%是根据某市变压器电炉上帐上金额97600元计算出来的,而不是真正高出合同实际价格的比例。因此,认定97600元作为给被告人的回扣数额并不准确。


    3、张某某在退赃时对97600元也曾提出异议,表示没有那么多,大约是79000元。但因其无法提供确切的证据,为了顺利退赃就认可了这个数额。可见,被告人本人同意按此数额退赃并不能证明这个数额的准确性。


    虽然被告人现在无法充分证明其得回扣的确切数,但结合案情我们至少可以说,被告人所得的回扣只会低于97600元。这一点请合议庭在给被告人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


    三、案发前被告人已积极主动退还赃款


    被告人收受回扣不久,即主动打电话给李某提出退赃,在多次打电话之后,李某等人来了。即使对97600元这个数额表示异议,但被告人还是按照这个数额退还了赃款。


    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是受刘某的敲诈而退赃。辩护人认为,这样认定证据不足。虽然有李某、迟某、郑某某、刘某某的证言,但是,迟某、刘某某、郑某某三人证明敲诈之说全是听李某说的,李某证明是被告人告诉他的,对此被告人予以否认,而最为关健的刘某却没有证言。这样,在是否受敲诈这一点上,因被告人与李某一对一供述和证言之间存在矛盾而应属无法认定。


    不管怎样,被告人于案发前已积极主动退还赃款却不争的事实。这说明被告人于案发前即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行,并积极予以纠正弥补。案发后被告人认罪态度极好,积极配合公诉机关主动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综上所述,被告人虽然在经济往来中收受回扣,但他并没有因收受回扣而为对方谋取利益,并且被告人已于案发前将赃款全部甚至于超出退还。案发后认罪态度极好,具有很好的悔罪表现。另外,被告人工作几十年,平时表现一直不错,现在又体弱多病,患有严重的冠心病。为此,请求合议庭给被告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依法对其减轻处罚。


                                  


辩护人:程群爱律师


 

 
   
  刑事辩护网络课件内容及使用方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