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网首页 >刑辨理论>刑辩理论
轻罪刑事政策的适用
  高景贺 2008-08-27 16:17:41 来源:

    检察机关既是刑事法律的执行主体,也是刑事政策的具体实施者。基于刑罚谦抑性和诉讼经济的考虑,探索如何在检察环节落实轻罪刑事政策,对于降低诉讼成本,提高诉讼效率,缓解法院对刑事犯罪案件审判的压力,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笔者结合检察工作实践并借鉴国外先进做法,探讨一下轻罪刑事政策的适用问题。


ONT size=4>    一、 概念界定


    本文轻罪是指轻微犯罪,包括偶犯、初犯、过失犯等主观恶性不大的犯罪,以及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和在校学生犯罪、可能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之刑罚的犯罪等。本文刑事政策特指刑事司法政策。


    二、轻罪刑事政策在西方国家中的实践


    1.暂缓起诉制度,是指某些已经达到提起公诉标准的犯罪行为,基于犯罪嫌疑人的自身状况、刑事政策以及诉讼经济的考虑,通过设定一定的暂缓起诉期间暂时不提起公诉,而是在暂缓起诉期间终结时再根据犯罪嫌疑人的悔过情况等作出最后处理决定的一种诉讼制度。它该制度的萌芽发生于日本的明治时代后期,此后便一直在司法实践中得到运用。但日本的刑事诉讼中并未直接规定暂缓起诉概念,而德国在其刑事诉讼法中对作了直接而明确的规定。20世纪60年代该制度被引进美国后则被改造成审前考察监督制度 。


    2. 认罪协商制度,又称辩诉交易,是指在审判前,控诉方和被告方经过准备,然后双方进行谈判,如果被告方满足控诉方的要求,则控诉方或者撤销指控,或者降格控诉,或者要求将来从轻判处。辩诉交易制度的实践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在美国出现,但一直处于地下状态,直到197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正式确认了辩诉交易制度的合法性。1974年7月1日修正实行的《联邦刑事诉讼规则》,对辩诉交易制度作了明文规定,从此,辩诉交易制度在美国得到广泛应用,后被英国、意大利等诸多国家移植引进。


    3.刑事和解制度,又称受害人与加害人的和解或受害人与加害人会议,是指犯罪发生之后,经由调停人使受害人与加害人直接商谈,对刑事责任问题达成的协议,一般而言,受害人一方不追究加害人一方的刑事责任,而加害人一方则可能为此对受害人一方进行物质性赔偿等。目前,无论是美国、加拿大等北美国家,还是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都有其应用,但由于各地区风俗习惯、价值观念及司法制度的不同,刑事和解制度的具体安排有所差异,较为通行的刑事和解实践模式就有四种:一是社区调停模式;二是转处模式;三是替代模式;四是教会模式。


    三、我国轻罪刑事政策适用的问题


    现代刑事政策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在刑罚惩罚外,还有许多极有使用价值的解决犯罪问题的方法。但我国在这些方面创新不够,对国外许多先进的刑事政策思想和行之有效的做法又借鉴甚少。下面结合我国司法实践的现实以及国外先进做法逐一检讨:


    1.我国现行法律只规定了不起诉制度,没有暂缓起诉制度的相关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一些检察院对不起诉的适用控制很严,甚至为了尽量少用或不用不起诉而采取了建议公安机关撤回起诉的方法来终止诉讼,致使不起诉制度运行不畅,适用率较低,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功能。暂缓起诉制度仅在我国的一些基层检察机关试行,又遭到了理论界的众多质疑。


    2.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辩诉交易制度,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却存在着类似于辩诉交易的司法操作,有学者还归纳了四种事实上的辩诉交易类型:(1)量刑减让式的辩诉交易(2)不起诉式的辩诉交易 (3)污点证人作证豁免刑罚的交易 (4)特殊情况下的辩诉交易。随着犯罪形势的变化,要有效地利用有限的司法资源,最大限度地实现公平和正义,推行认罪协商实有必要。


    3.在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律中,只有自诉程序中才有和解的规定,在公诉程序中则无。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刑事和解已逐渐突破原来的轻微刑事案件领域,甚至渗透到刑事案件的其它领域如盗窃、强奸等,尤其是在部分农村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较汉族地区刑事和解现象更为普遍。


    四、我国轻罪刑事政策适用的若干建议


    1. 引进暂缓起诉措施,扩大不起诉范围。暂缓起诉作为一种介乎 起诉与不起诉之间的中间措施,实体上体现了刑罚经济思想,程序上体现了起诉便宜主义。在实践中,笔者认为可以参考日本、德国的适用条件,从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年龄、悔罪表现等方面进行考虑构建:(1)、犯罪性质:只适用于轻罪刑事案件。(2)、犯罪情节:犯罪情节较轻,具有犯罪中止、自首、立功等情节;(3)、平时表现良好, 未受过刑事处罚,系初犯、偶犯;(4)、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有悔罪表现, 积极退赔或者协助挽回损失;(5)、能提供担保或者交纳保证金,具备帮教条件的。建议我国司法实践中扩大不起诉范围:扩大到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之刑罚的犯罪,对于未成年涉嫌犯罪、过失涉嫌犯罪以及初次涉嫌犯罪的案件不起诉裁量权的案件范围扩大为犯罪嫌疑人可能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之刑罚。


    2. 引进认罪协商制度。认罪协商的实质是在绝对公正无法正常实现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追求更加现实的相对公正。当然,认罪协商制度是一项综合性的、务实性的制度。从其实行条件来看,不仅需要相应的制度和程序支持,如证据交换、量刑建议等制度的实行,而且需要更新诉讼观念、调整诉讼原则,如当事人主义、起诉便宜主义等。从其本身的制度设置来看,这不仅涉及被告人放弃获得公开审判的权利和获得无罪宣告的权利,而且涉及检察机关在追诉犯罪方面作出一定的让步是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受害人利益。如何通过程序和规则平衡各种利益,最大限度地发挥认罪协商的优势,同时最大限度地防止认罪协商的弊端。这是需要进一步研究和探讨的理论问题,也是需要在逐步扩大试点后积累经验的实践问题。既要慎重,可以把步子放慢一些,又要积极,有计划地向前推进。


    3. 引进刑事和解制度。允许正式程序之替代方式的和解制度,在实体上能够确保被害人的实质利益,避免加害人负面的标签效应; 在程序上提升了被害人在刑事追诉程序中之参与地位;在法理上合乎刑事追诉经济原则,有利于提升加害人社会责任感,回复法秩序的和平。刑事和解是一项操作性强的准司法活动,笔者建议我国的刑事和解在法律规定层面上补充如下规定:(1)、轻微刑事案件,在加害人做有罪答辩和双方当事人自愿的情况下,可由当事人自行和解;(2)、当事人和解不得违反国家法律强制性规定、社会公德;(3)、当事人和解后,无论在何阶段,相应的国家机关都应以此作为撤销案件的依据。


    4.推行缓刑量刑建议制度,扩大被告人认罪案件简化审和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缓刑量刑建议制度是指检察机关对适用普通程序的案件和适用简易程序的轻罪案件分别在公诉词或起诉书中提出缓刑量刑意见。该制度有助于公诉权和辩护权的充分行使,控辩双方诉讼职能的强化,进而从程序上保障量刑公正,有助于提高诉讼效率,节约司法资源,促进检察官管理,提高办案质量。被告人认罪案件简化审和简易程序,既节省刑事司法资源、提高司法效率,又有利于被告人权利的保障,减少刑事司法程序对被告人的不良影响。但目前简易程序只适用三年以下案件,建议对应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认罪的案件也可以适用简易程。检察机关对符合法定条件的公诉案件,能够适用简易程序的或可以简化审的,要积极主动建议人民法院适用;对于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建议适用简易程序或简化审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符合条件的,应当同意并向人民法院建议适用。


    5.推行非监禁化措施。非监禁化不仅仅是一种理念,而且是一种正在日益推广的司法实践活动。我国现有的训诫、具结悔过、赔偿损失、社会帮教、工读教育等处置手段,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不能完全适应客观发展的需要。笔者认为,可以增加以下几种非监禁化的处置措施,供轻罪犯罪人选择适用: 1、劳动赔偿令。 要求犯罪人直接为被害人劳动或是参加一些有偿劳动获得的报酬全部支付给被害人。2、社区服务令。让轻罪犯罪人应当融入到社区中,成为社区的人力资源,在社区工作人员的监督下,来美化公共环境,开展公益事业及服务福利机构等。3、管教令。责令轻罪犯罪人接受检察人员的管教,每月必须到检察机关向检察人员汇报自己的工作及思想状况。4、保护观察令。将轻罪犯罪人置于社会上,遇有重大事项必须向检察人员报批,同时应当定期向检察人员汇报思想。


    检察机关应当结合国情,择善从长,有选择地借鉴他国在轻罪刑事政策领域的一些制度和措施,并在轻罪犯罪案件的非监禁处置领域形成一个总揽全局的体系。
 

 
河北推行未成年人轻罪案件公诉新方式
上海推行在校教育考察制度 暂不起诉轻罪未成年人

   
  刑事辩护网络课件内容及使用方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