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网首页 >声音观点
反商业贿赂立法仍有大空间
  2009-01-04 13:24:39 来源:
我来说两句

         专栏·杨 涛


  为了更有力地打击和惩治商业贿赂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解释》),对刑法和《刑法修正案(六)》的相关规定进一

步加以明确。但认真研读《解释》的规定,不难发现其与我国2005年10月加入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仍然存在一些差距。


  《刑法修正案(六)》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这比原刑法条文在犯罪主体上增加了“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从而将“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扩大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而《解释》更是明确了“其他单位”和“其他单位工作人员”的定义,这种对 商业贿赂犯罪主体的扩大,更有利于打击商业贿赂犯罪,进一步与《公约》接近。但仍未能像《公约》那样,规定对外国公职人员或国际公共组织官员的贿赂行贿为犯罪,这既不利于国际共同打击商业贿赂犯罪,也不利于遏制那些通过对外国公职人员或国际公共组织官员进行贿赂进而扰乱市场的行为。


  《解释》规定“商业贿赂中的财物,既包括金钱和实物,也包括可以用金钱计算数额的财产性利益,如提供房屋装修、含有金额的会员卡、代币卡(券)、旅游费用等。”这一解释消除了司法实践中的一些困惑,也使得打击商业贿赂犯罪更加有力。但这一范围的界定,比之《公约》规定仍显得狭窄,《公约》的界定是“许诺给予、提议给予或者实际给予”的“不正当好处”,而所谓的“不正当好处”,是指通过非法或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得的能够满足人们生活需要和精神欲望的一切物质性或非物质性利益。这就意味着,在我国,如果是以非物质性的利益行贿,比如为受贿人的子女入学、出国、参加工作提供方便与好处,或提供“性贿赂”等,都不在打击范围。


  《解释》还规定,在行贿中“谋取不正当利益”,是指行贿人谋取违反法律、法规、规章或者政策规定的利益,或者要求对方违反法律、法规、规章、政策、行业规范的规定提供帮助或者方便条件。这一规定,有利于帮助司法工作人员厘定对“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认识。但在行贿罪中,行贿人构成犯罪仍然必须以“谋取不正当利益”为前提。《公约》的相关规定则是,“各缔约国均应当”将“直接或间接向公职人员许诺给予、提议给予或者实际给予该公职人员或其他人员或实体不应有的好处,以使该公职人员在执行公务时作为或不作为”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也就是说,无论是“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还是为“谋取正当利益”而行贿,都构成行贿罪。显然,《公约》的规定更有利于打击在商业贿赂中的行贿犯罪行为。


  当然,我国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存在一定差距,并不表明《公约》的所有规定都适用于我国的国情或者在现阶段适合我国的国情。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应当借鉴世界的先进经验,认真加以研究与总结,进一步加大我国惩治和打击商业贿赂的力度。

 
  京城商业贿赂第一贪被判死刑  
  北京“商业贿赂第一贪”温梦杰被处决  
  进场费属商业贿赂的意义  
  酒水购销收取进场费 酒店被判商业贿赂  
  商业贿赂重点查处六大领域九个方面案件  
  “华润蓝剑啤酒”涉嫌上亿商业贿赂  
  离任审计揭开商业贿赂案  
  湖北通报五起商业贿赂案 部分涉案人员还在观望  
  北京:患者给医生送红包不属于商业贿赂  
  北京商业贿赂第一案被告索贿千万判死刑  
  用    户   匿名发出 验证码
 

 

   
  刑事辩护网络课件内容及使用方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