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网首页 >声音观点
罪犯有无偿捐肾的权利
  2009-06-09 11:31:48 来源:
我来说两句

      湖北熊望台监狱服刑人员马启征欲捐肾给尿毒症的弟弟马启长,狱方以没有法规支持为由加以拒绝,马启征的年迈父亲对监狱干警长跪不起,监狱终答应逐级上报司法部处置。 
 
  这则囚犯捐肾遭拒的不幸消息,引起了公众的高度关注,争论十分激烈。多数网友认同拯救生命就是对罪犯最好的救赎

,律法无情人有情的观点。也有部分人赞同不让移植是犯罪应付出的代价的看法,认为罪犯作恶不端,律法无情人更不应该矫情。

  其实,回到到法律上的讨论,问题的焦点在于服刑人员是否享有无偿给直系亲属捐肾的权利?如果法律赋予服刑人员拥有此项民事权利,则监狱有义务协助囚犯行使这项权利。

  熊望台监狱拒绝囚犯捐肾的执法依据是司法部监狱管理总局的一个文件——狱字【2006】第194号,该司法文件没有禁止性条款,只是引导性要求“在新的 国家对罪犯自愿捐献人体组织、器官作出规定前,不宜在罪犯中开展类似工作”。那么,监狱能否依据一个部门规范性文件,去否决服刑人员捐肾的请求呢?求解答案的关键,在于查查有没有法律、法规赋予公民享有捐肾的权利,看看有没有法律、法规剥夺服刑人员捐肾的这项权利。

  按照《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国务院第491号令)规定,一个公民只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就享有捐肾(包括其它活体器官)的权利:一是自愿无偿;二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年满18周岁,并以书面形式表示捐献意愿;三是捐献给自己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由于现行的监狱法等规制服刑人员的法律、法规、规章并没有剥夺或者限制此项权利,狱字【2006】第194号只是一个司法部门规范性文件,并无法抗击法律、法规的授权性条款的效力,因此,服刑人员作为国家的特殊公民,也就当然地享有活体器官捐献的此项民事权利了。由此可见,熊望台监狱以法无明文捐肾拒绝马启征捐肾,缺乏行政司法行为的法律根据,明显损害了服刑人员马启征的正当权利。

  必须指出的是,服刑人员马启征犯的是七年以下的轻罪,刑期已经过半,如果确有悔改表现,加之捐肾善举(高墙外有多少同胞骨肉不愿意捐献活体器官,连罪犯都不如),监狱完全可以报请法院裁定假释,以彰显司法人文关怀,不要总是让假释成为特权犯人的专利。这是其一。其二,河北沧南监狱处置服刑人员李福生捐肾给女儿的先例,不悖刑罚执行的严肃性,得民心社会效果好,又具有可操作性,值得湖北熊望台监狱拷贝克隆。其三,马启征弟弟尿毒症病情恶化,上级监狱管理部门要提高行政效率,尽快作出批复指引,以免造成不该出现的消极后果。

  高墙阻隔,恢网森严,兄弟有情,生死相望,这是一个家庭的不幸,更是社会的悲哀。囚犯捐肾遭拒事件让人们不断拷问:法律不外乎人情,尺度究竟在哪里?其实,法律无情人有情的理性司法机制,在于司法机关和执法官员在严肃执法的同时是否遗存司法人文关怀的一份善念,在于掌握法律原则精髓司法能动而不是机械执法冷漠粗暴,更在于心存正气怀怀偎法律正义关心百姓困难。最后,祈愿服刑人员马启征捐肾救弟善举得以遂愿,贫民马启长的恶疾早日得到有效的治疗,残缺不全的现行《监狱法》尽快得以修订完善,填补诸如服刑人员如何行使捐献活体器官权利等管理规范,使刑罚执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周一苇)

 
  约瑟夫案:死刑犯被处决时倍受折磨 母亲向监狱索赔  
  美国监狱管理的紧束化倾向研究  
  西班牙恶魔只坐了四年监狱就被释放  
  北京监狱局春节前大规模赦罪  
  水皮:谁把顾雏军送进了监狱?是郎咸平吗?  
  成都贪官服刑如度假 监狱长被判15年  
  萨达姆最早明春被处死 可能在监狱内行刑  
  北京市重刑犯监狱将每月定期对社会开放  
  美国加州监狱7月开始禁烟  
  四川派驻监狱检察室“县改市”试点效果显著  
  用    户   匿名发出 验证码
 

 

   
  刑事辩护网络课件内容及使用方法  
更多>>